“黑出租”漫天要价不打表 车站旁死缠乘客吐脏言--山东频道--人民网
人民网

“黑出租”漫天要价不打表 车站旁死缠乘客吐脏言

违规靠活火车站、汽车站 野蛮揽客营运抹黑“窗口”

2013年04月15日09:38    来源:青岛日报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

  • 打印
  • 网摘
  • 纠错
  • 商城
  • 分享到QQ空间
  • 分享
  • 推荐
  • 字号

近日,本报相继刊发了“流亭机场非法拉客人员围攻乘客”的系列报道,报道刊出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,市委市政府领导要求认真清查,市交通运输委等相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,开始采取措施打击机场周边非法营运的“黑车”。与此同时,记者在青岛火车站、青岛汽车站、汽车北站和内蒙古路长途站等地暗访时发现,这些青岛的“窗口”周边也存在违规揽客宰客现象。

青岛火车站周边:

出租拼车不打表

记者调查发现,火车站周边出租、三轮违规拉客现象十分常见。

4月11日下午三点半,记者来到兰山路 “青岛火车站”公交汽车站站牌处。这里汇聚了307路、303路等多路公交车,等车的人很多。紧靠站牌的马路牙子下方,四五辆出租车夹在停靠的公交车和等车的乘客中间,原本宽敞的马路被占去一多半。

“有没有到城阳、即墨的?”几名出租车司机在人群中吆喝起来。

过了一会儿,一位司机拉到了四位乘客,车很快开走了。

“这些车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,也没人来管管。”一位市民气愤地说。

从外表看,这几辆出租的顶灯、打表器和车徽都很完整,车牌号未被遮挡。记者询问一位司机到青岛农业大学多少钱,“100元,一口价。”当问及打表多少钱时,他说,打表得花一百多块,不打表划算。记者便以太贵为由离开了。

“他们不会打表的,如果打表,他们会收取一百七八十元,因为表做过手脚。他们永远不会只拉你一个人,会等待三位以上乘客上车。还有的司机说好100元,到了目的地会要你一百四五十元。”一位熟知内情的出租车司机向记者透露。“我今天跑了9个小时共280公里,收入350元。他们从火车站到农业大学,单程约为40公里,每人平均收费70元,3位乘客也会有210元的收入。”

4月14日上午9点,记者再次来到暗访过的兰山路上火车站站点,依然有七八辆三轮车、两三辆出租车以及一辆无营运标志的面包车在此等客拉客。

青岛汽车站长途站周边:

“黑出租”横行不上车就骂人

4月11日下午两点,记者来到了青岛汽车站。在出站口前的道路上停着近20辆“靠活”的车辆,其中改装过的红色摩的有十几辆、出租车有三辆。

记者和其他出站的乘客一起从出站口往外走,没走几步就有一个小伙子上前询问“去哪儿?我这有车”,记者没有回应他,继续往外走,他就一直紧跟,并不断询问“去哪儿”。在对方跟了十几米后,记者表示,“你不用跟了,我不坐你的车。”他依然不舍弃,“不坐我的车不要紧,告诉我你去哪儿?”记者没有理睬他,继续往前走,他又跟了五六步后,便停下脚步,开始大声骂脏话。记者转头怒视他,可他并未有任何收敛,与此同时,另有几个拉客的人围了过来,他骂得更加起劲。

在出站口不远处站着两位警察,记者将刚才的经过反映给一位警察后,对方表示“这事我们管不了,归交通委管。”他还表示,很多非法营运的车辆长期在这里靠活,天天能看到,但是他们没有执法权,只有出了治安事件才能插手。

随后,记者来到了内蒙古路长途站,发现出租车停车道全部被靠活的出租车和改装摩托车占满。一位出租车司机主动上前询问去哪儿,记者回答去栈桥,对方表示“30元”,连续问了两辆出租车司机,对方都表示“30元,不打表”。在出站口等了几分钟后,记者打上了一辆过路的出租车,司机很爽快地打表行车,到栈桥时记者只花了13元。

记者在出租车上跟司机聊起“黑车”靠活的话题,该司机表示,其实要想根治没有想象中那么难,只要透明严格地执法,对敢非法营运的“黑车”予以重罚,过不了多久就没有黑车敢冒险非法营运了。

青岛汽车北站周边:

公交一改线“黑车”更泛滥

4月11日下午6时,记者来到位于城阳的汽车北站,在车站候车楼对面的马路上,记者看到有并排的十多辆面包车在此等着拉客。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,因今天时间有点晚,这里的车不算多,高峰时能有五六十辆 “黑面的”呢。

记者在这些面包车前看到,几位司机正聚在一辆车里打牌。当一辆从高密到青岛的中巴车在此停下后,他们便停止打牌,挤到中巴车门口拉客。而此时只有一辆正规出租车在此等客。

经了解,因重庆南路道路施工,汽车北站附近的公交车已经于一个月前更改路线,此地的“黑车”现在更加泛滥了。(陆波 何俊 任钊)

(责编:刘颖婕、王显卿)

手机读报,精彩随身,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,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。
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
  • 军事
  • 社会
  • 旅游频道
  • 图说中国
  • 热点推荐
  • 环球博览
  • 图片报道
  • 科教文体